沈曼殊用手指点零它的猫头:“你老实点,不许闹她,不然你就去车顶待着!”

  “喵!”

  白虎乖巧地应了,等到众人把萧碧玉安置在最里面软榻上躺着的时候,白虎就凑了过去,闻了闻,最后在萧碧玉的脚边盘成了一团。

  乖巧得仿佛是假猫。

  把萧碧玉接上车后,泽兰下了马车,骑上了一匹马,连带着还有白及以及另外两个白府的暗卫。

  泽兰扭头看白及一脸少有的严肃模样,她感觉很新奇。

  “第一次看到你这么正经的表情。”

  “什么?”专心戒备看向四周的白及,后知后觉地看了过来。

  有点呆愣。

  还是有点傻。

  泽兰嘴角微扬一下,摇头道:“无事。”

  白及拽着缰绳,总是感觉哪里不对,等到走出老远后,才反应过来。

  他诧异地扭过头,看着泽兰:“泽兰妹妹,你刚才是不是笑了?!”

  泽兰:……

  这个棒槌。

  十分宽敞的马车上,沈云雅在出来之前,心里面已经有了准备,可当她看到昏迷不醒的萧碧玉的时候,还是惊了一下。

  她关切地问:“这位姑娘没事吧?”

  “暂且除了气息微弱外,没有其他的事情,但如果时间久了,就不知道会如何了。”

  幸而修瑾给她留了许多各种用途的药丸,其中有一种让人服用后,哪怕一直不进食,到也不至于会饿死。

  可沈曼殊还记得萧碧玉算是复生者,再加上之前那个大夫过,她的脉象竟然是死人……

  不管怎么,还是把人尽快送到药谷比较好!

  就算是修瑾在古月有事情被缠住了,那她到时候就去求药老救人。更新最快s..sm..

  不管用任何方法,她都要去试一试!

  沈曼殊回头,看着萧碧玉,她的眼底都是坚毅的光彩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马车突然停了下来,有人缓缓地开了口。

  “请问可否是将军府的马车?”

  这男子声音有点熟悉,但也不是太熟,车上人都很紧张。

  沈曼殊用眼神安抚对方,她则是把帘子掀起一角,看着外边的情况。

  一个身穿便服的男子,牵着一匹马,而不远处还停着一辆马车。

  看模样是坏掉了。

  看着这男子,沈曼殊总算是想起来为什么会听声音熟悉了。

  这人就是平王君墨寒的贴身侍卫曹前!

  那辆马车上的人么……估计就是平王殿下家的女眷了吧。

  沈曼殊对平王家的女眷们没有任何好感,她眸色平淡地看着曹前:“曹侍卫有何事?”

  沈曼殊现在在兵部虽然没有实权,但官职却已经在曹前之上了,曹前也认出了沈曼殊。

  他抱拳道:“原来是沈大人。是这样,前面马车上的是平王内眷,因为马车坏了,前后距离驿站有点远,能否让……”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“不能!很抱歉,我的马车满了,还请曹侍卫再想其他法子吧。”

  平王都跟她有仇,更不要,平王后院那几个女人,沈曼殊不动手揍人,已经是给了皇家面子了。

  尤其是苏琴……

  曹前话没完,就被人拒绝,也感觉有点挂不住。

  可他也没有办法了。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