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就是就是,毕竟她是一介女流。”

  “可当初的琳琅公主,就有雄才大略,或许她真的可以。”

  “你别忘记了,那可是二十年前!”

  大臣们,众说纷纭,最后欧阳大人想了想,说道,“这样,我先去求见一下太后,早些年老夫与太后也见过几面。”

  如果真是太后本人,那么肯定会给他老头子这个面子。

  众人其实也是这个意思,毕竟新帝雷厉风行的,他们也不敢主动冒这个头,而欧阳大人又是他们这些人里面大部分人的恩师,同时也是先帝霄帝的老师。

  由他出面去劝劝太后,最合适不过。

  而且文臣里面,也就欧阳大人敢跟新帝直接对话了啊。

  别看新帝年纪轻轻,可手腕雷厉风行,而且还十分聪明,内外政策全部都考虑得十分周到,文臣们曾经一度都有点自闭,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。

  眼下好不容易近期新帝变得不那么积极了,每天上朝听他们说完事情就退朝,这让众人感觉,到了自己表现努力的时候了!

  然,太后老人家又要听政了!

  被委托重任,寄托希望的欧阳老大人,又精神矍铄地进了宫,在得到允许后,进了御书房。

  发现太后已经在御书房看那些奏折了后,欧阳老大人差点吐出一口血来!

  太后是不是太……勤政了一些!

  他们古月国自古以来,没有女人当政这一说啊!历史上就算是有垂帘听政,那不过是因为皇帝年幼,才会让太后垂帘听政,不过也导致了外戚势力十分强大,最后也导致了内乱。

  欧阳大人更加认为自己肩负重任了。

  他一进御书房,噗通一声就跪下了,动作十分迅速,一点都不像是年纪这么大的老头。

  白术依旧易容成白修瑾的模样,把近几个月来的重要大事情,说给太后君若瑶听,而君若瑶也在尽快努力掌握这些。

  两个人知道欧阳大人来求见,其实多少知道原因,却没想到这老大人进来噗通就是一跪,君若瑶听着那动静,都替这老头腿疼。

  白术轻咳一声,扮演着锦帝的角色:“老大人,快快请起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“皇上啊,如果你不答应老臣所求之事,老臣就不起啊!”

  白术:……

  他无奈地看向了君若瑶。

  君若瑶缓缓起身,走到了欧阳老大人跟前,笑着说道,“老大人,您这些话,怎么二十多年了还没变?”

  正在跪着,头抵着地面的欧阳老大人,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突然愣了愣。

  他缓缓地抬起了头。

  当欧阳大人看清楚君若瑶的模样后,老爷子惊讶的身子一个劲儿发抖,不知道是因为激动,还是惊讶。更新最快s..sm..

  “皇,皇后!?”手机端sm..

  欧阳大人是霄帝的帝师,那么跟当时的皇后君若瑶自然是熟悉的,而实际上,老大人当初对这皇后也是无可奈何,束手无策,对方有点离经叛道,但是却偏偏任何事情都师出有名。

  总之就是很复杂很头疼。

  很无可奈何。

  看着激动的老人家,君若瑶笑着说,“老大人,您现在称我旧称已经不合适了。还有,您还是快请起吧,不然哀家可要给你赐软垫子了。”

  喜欢穿进虐文后我跟男二he了请大家收藏:穿进虐文后我跟男二he了更新速度最快。read3;